当前位置:直销网>>策划报告

虚拟币之殇

发布人:小花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10-14 09:30


数字时代的“挖矿”江湖
    比特币价格的飞涨,引来了三种人:炒币的、挖矿的、卖矿机的。这三种人都大量集中在中国。
    中国人率先把“挖矿”做成了大生意。

中国挖矿者
    比特币在中国的财富故事,始于“南瓜张”一个略带意外的发明。
    2009年到2010年,全世界为数不多的比特币“挖矿”作业都只是通过普通的家庭电脑完成。2010年7月,随着比特币价格上涨,加入比特币“挖矿”的人开始增多,高性能的专业计算机(俗称“矿机”)开始出现。
    2012年冬天,网名“南瓜张”的中国北航硕士张楠赓声称自己正在研发一种ASIC芯片,专门进行比特币挖矿,品牌名为阿瓦隆,以9200元的单价在淘宝上接受预订。
    ASIC除了用于比特币挖矿,没有任何用处,但如果研发成功,应用在比特币挖矿上,ASIC的单机算力将提高数千倍,相当于是“鸟枪换大炮”的军备升级。
    “南瓜张”的预订条款相当苛刻:不承诺发货日期,不做销售服务、不接受更改收货地址,即使无法发货也不接受退款。总之就是:你们给钱,等着就行。这完全是一场赌博。但数千倍的算力增长实在太诱人了,张楠赓得到了数百个订单。
    就在人们以为“南瓜张”即使研发成功也不会发货时,2013年春天,阿瓦隆ASIC矿机第一代横空出世并发送到订户的手上。按照当时全网算力水平,一台阿瓦隆矿机每天平均可以挖出超过10个比特币,而当时每个比特币价格为400元人民币左右,每个阿瓦隆订购者在两三天时间里就能回本。
    中国人的比特币财富神话从这里开始。
    继“南瓜张”之后,“烤猫”成了世界上第二个造出ASIC矿机的中国人。
    “烤猫”本名叫蒋信予,是中国科技大学2001届的少年大学生。2012年8月,他在深圳成立公司,宣布了制造ASIC矿机的计划,并通过一个“虚拟IPO”项目在线筹款,按照0.1个比特币一股的价格,发行了16万股。购买股票者可以分红。
    “烤猫”用自己开发的矿机开矿,开创了比特币世界第一个由ASIC矿机组成的矿场。从2013年2月底起,仅一个月,“烤猫”就让股东们收回了成本。到2013年7月间,这座矿场每个月能挖出近4万个比特币,市值上千万人民币。
    在巨额分红的刺激下,“烤猫”公司的虚拟股票直线上涨。2013年7月,每股的价格已经从0.1个比特币上涨到5个比特币。创办仅一年的“烤猫”公司市值超过1.3亿美元。
    “南瓜张”和“烤猫”的财富故事强烈刺激着国人。人们迅速发现比特币中最容易变现的部分——挖币、卖钱。大量的投机者和淘金者开始涌入,比特币挖矿江湖开始风起云涌——龙矿矿机、花园矿机、氪能矿机、宙斯矿机、西部矿机……越来越多新的矿机厂商加入混战。
    中国人第一次展示了在比特币世界的影响力,一出手就摧枯拉朽,仿佛一头大象闯进了瓷器店,彻底颠覆了比特币的挖矿行业。

逐电而居
    随着成千上万台矿机在生产线上被制造出来,比特币世界的算力如加满燃料的火箭般腾空而起——仅仅两年时间里,比特币的全网总运算能力就增长了1.2万倍。随着矿机迭代,耗电量大量增加,电价占到了采矿成本的80%甚至更高,矿场主们开始寻找更廉价的电力。
    在连接青藏高原与四川盆地的四姑娘山,湍急的江水在狭长的山谷间顺势而下。天然的落差带来了丰富的水力资源,河流两岸小型水电站林立。丰水期的高性价比的水电资源,使得当地成为了矿场的首选地之一。依附着优质水电资源,四川也成为比特币世界的“矿都”。
    2015年开始,刘栋把自己规模不大的矿场从河南迁到四川,“之前在河南,成本特别高,4毛多的电价。对于矿工来说,电力是永久的投入,也是挖矿的根本,电费占矿场90%的成本。四川用水电,新疆、内蒙古、东北主要是火电,贵阳的电价全年平均下来在3毛左右,贵阳电的优点是稳定,不需要搬迁。”刘栋对国内几个矿场分布区的电力成本了如指掌。
   “这东西就是印钞机。”刘栋在2012年初接触比特币,使用从国外购买的矿机运转了一天就收到了比特比,“特别神奇。”这位资深矿工认为比特币的投资回报率相较其他领域更高,就像印钞机,矿机一直在这里放着,看得见摸得着,“第二天就有人直接把钱打到你的账户。”
    29岁的黄申(化名)是四川阿坝某比特币“矿场”的管理员。这位藏族年轻人在2015年接触到比特币,抱着尝试的心态开始挖矿,“包含所有的基础设施,比如厂房、变压器还有所有的辅助材料,7个月就回本了。”
    这里所谓的比特币“矿场”,其实不过是一间搭建在水电站办公楼旁的板房。“矿场”外遍布粗大的输电线,将由河流的势能转化而来的电能供给“矿机”,550台形如微缩计算机主机的“矿机”昼夜运转。这些矿机的故障率不高,遇到简单故障就对其进行重启、更换电源,疑难杂症则将其寄回厂家维修。黄申认为,“这行其实技术门槛很低。”
    中国廉价的电力,为比特币网络提供了叹为观止的超级演算力。由于每月电费都数百万,矿主们不得不像赶蜂人一样,带着成千上万的矿机,走遍中国的各类电站,从湖南株洲的风电、内蒙古鄂尔多斯的火电到四川大渡河的水电,赶的就是电力充沛的“半价期”。

“矿难”已至
    在巨大利益的诱惑下,大量的资金涌入比特币的挖矿业。本来技术门槛很低的挖矿,在“挖矿”大军的竞争下,资金门槛迅速提高,已经不再是普通人能够轻易介入的了。在中国能排进前十的矿场,矿机都数以万计,固定投资至少两三千万。
    中国的“挖矿”大军,在横扫他国的比特币挖矿者后,内部开始了更激烈、更血腥的竞争。
    为匹配全网算力的快速提升,比特币系统也快速提高了哈希碰撞的难度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矿机更新换代的周期变得越来越快。曾有人琢磨用“天河二号”超级计算机来挖比特币,结论是刨去电费,基本不赚钱。目前,比特币全网算力高达每秒236万万亿次哈希碰撞,这大约是全世界排名前 500 的超级计算机演算力总和的数千倍。
    在竞争之下,“烤猫”迅速从矿场的霸主地位跌落。到2013年10月,本来算力一枝独秀的“烤猫”矿场,已经下滑到了全网算力的5%以下,并一路走低。“烤猫”的股票也从每股5比特币迅速跌回0.1比特币。
    2015年1月25日,在内外交困之下,“烤猫”跑路了,把全部的损失留给了一大群愤怒又无可奈何的股东。
    “烤猫”的跑路是比特币挖矿业走下坡路的开始。
    重庆的罗松向媒体表示,自己在2013年10月投入1万多元,购买了两台当时最先进的阿瓦隆一代矿机在家里挖了几个月,到次年春天,由于产出跟电费持平,不得不停机,最终只挖出了大约8个比特币。随着算力的持续飙升,挖矿成了大型矿场的专利,个人挖矿的时代一去不复返,罗松就没再继续挖了。
    内蒙古鄂尔多斯的“矿场”老板陈勇表示,2017年6月,他购买的5000台挖矿机,一天能挖到10多个比特币,但十几天后,每天只能挖5个左右,“最近这段时间,难度更是直线攀升,曾经花了近百万元买的设备没用几个月基本可以淘汰了。”

   △在连接青藏高原与四川盆地的四姑娘山,湍急的江水在狭长的山谷间顺势而下。天然的落差带来了丰富的水力资源,河流两岸小型水电站林立。丰水期的高性价比的水电资源,使得当地成为了矿场的首选地之一。依附着优质水电资源,四川也成为比特币世界的“矿都”。


    目前,大多数矿工往往入不敷出,每天挖到的比特币连用的电费都填不上。

    挖矿从业者的困局,也直接影响到了矿机生产商和供应商。
    从2014年上半年开始,矿机生产商发现,当他们的矿机尚在生产线上生产时,功能就已经被淘汰了。
    局势越来越向更坏的情况演变——由于个人挖矿者的退出,矿机生产商的产品出现滞销,为了避免矿机在仓库中变成废铁,矿机商只好自己用来挖矿,但这又会让比特币的全网算力再攀新高……


相关新闻:

分享到:
0

评论专区: (所有评论)有0条评论

用户名:

标  题: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示本网站同意或支持其观点。

热门文章

策划报告更多>>

新浪微博

热门企业搜索
热门人物搜索
热门团队搜索

中国直销 Powerd by uprich.com 2012-2015

地址: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3A07 邮编:400013

联系电话:023-63658888-11010

直销网官方QQ群:115034581

渝ICP备11006892号-1

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0993号